2016 春季拍卖会 现当代艺术

2016年5月14日 下午2时
北京昆仑饭店


根据国家文物局有关规定,有"*"的拍品恕不办理出境手续。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%买家佣金。

Lot 612

季大纯(b.1968)  一定要跳舞的魔术师

估价(人民币):180,000-220,000

成交价(人民币):253,000

年代:2001年

签名:签名:大纯 辛巳

材质:布面 综合材料

尺寸:107×109 cm.

简介

大纯不“纯”
拍品编号 612-614
季大纯的画作看似简单,却百看不厌;看似童真稚趣,却是一个个黑色幽默。如果把他的作品看成一瓶上品香水,前调让人发笑,中调令人反思,尾调则会戳人痛点,因此,观看季大纯的画,更多的是思考,而不是皮象。
主角
在与艺评家栗宪庭的对话中,季大纯谈到他对英雄主义式的、有意识形态的事件不敏感,也不感兴趣,反而是那些重大事件中的细枝末节、精灵古怪的事物和逸闻,更能引起他的关注。他的内心精神是混合式的,既有中国传统不被教化的乖戾孩童气息,又有现代都市的那种单纯的“坏小孩”脾性。
因此,长着希特勒脑袋的裸体人物、被剥了皮的米老鼠、一卷长长的没有任何欲望与诉求的卫生纸、布满圆点图案的孤独蘑菇……所有这些稀奇怪异的“无聊”之物,在季大纯作品中都可以单独成为主角,在画布中心统治着巨大的空白空间,透着一种难得的“古灵精怪”。
创作于2001年的《一定要跳舞的魔术师》(拍品编号612)即是此类作品。画中人物身着古朴花袄,两条裤腿一红一黄,这是西方小丑形象的经典装扮,双手提线,如木偶一般。最值得玩味的是头,麻木神情的另一边像是带着面具,而写实的刻画又如同双面人一般,无论如何,他用另一面遮蔽着真实的自己,用快乐的舞蹈伪装着复杂的内心,舞台之外,谁又能真的读懂他的故事,成为他生命中的主角?
残念
对于季大纯而言,绘画好像一场实验。在材料上,他常使用铅笔在画布上直接绘画,造成作品的“未完成感”,又如一帧一帧旧照片,产生具有时代感的影像效果,《一定要跳舞的魔术师》就是这样。而他使用水彩也是游刃有余,水与彩的融合是有节奏的纸上小调,轻盈跃动,构成一段短小精悍的故事。
这两幅《桌上的静物》(拍品编号614)创作于2002年,一幅黑白,一幅赋以低饱和度的红色,他用非常随性的涂鸦手法,勾画出桌上凌乱的状态。作品中散布的好像只是些“残念”,它们都是“生活或记忆中的零星遗迹,虽无法告诉人们确切的意义,但却提示着丰富的未竟之谜。”季大纯的早期涂鸦有巴斯奎特(Jean-Michel Basquiat)的风格,但并不像这位鬼才那么狂野、奔放不羁,而是把他的文人气质融入涂鸦,在张狂中寻找秩序感和内省精神。
不“纯”
季大纯的早期作品中,鲜有抽象,即使是抽象的元素,也是由具备深刻内涵的具象形象转化而成。这幅《蓝色螺旋形》(拍品编号613)乍看没有形象,没有叙事,只是用最简单的点、线、面和色彩的起伏变幻,制造出的一幅抽象之作。仔细研究,其实不然。2004年,季大纯创作过另一幅《闺女》,重复的红色单线小花平铺在布面上,像是一个个重复的章印,有秩序感,充满童趣。《蓝色螺旋形》与《闺女》则是异曲同工。季大纯以工艺美术范畴中的图案纹饰为基本元素,制造出富有装饰性趣味的画面,看似平铺重复,却并没有视觉语言的连续性,完全释放出平面艺术的魅力。
这类作品在季大纯诸多作品中极为少见,他总是不善画背景,如《一定要跳舞的魔术师》和《桌上的静物》这两种典型的“大纯式”图式一般,以白底呈现空灵的境界,用观者的遐想将它们填满。而《蓝色螺旋形》则将油彩铺满画面,没有形象的图案反而成了引发思考的主角。这就是季大纯最有趣的地方,再简单,也不纯粹;再童真,也富有深意。就像大纯自己所言:“绘画有很多偶然性。我喜欢画面中的气氛。我绘画时几乎不考虑内涵、隐喻什么的。如果我的画能给人这种感觉的话,可能是绘画本身在起作用。这也是我希望我能画出来的东西,也就是我所希望的整个画面给人的感觉,而不是画中的一朵花能怎样。”

京ICP备17021058号-1
版权所有 © 2005-2023.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华熙国际中心C座26层 邮编: 100022
电话: (86-10)5887.0808 传真: (86-10)5887.0909 Email: info@chengxuan.com